红粉

摘要

中药红粉,别名叫灵药、三白丹、三仙散、小升丹、三仙丹、升丹、红升、小红升、升药等。为由水银、硝石、白矾或由水银和硝酸炼制而成的红色氧化汞(HgO)。本品为橙红色片状或粉状结晶,片状的一面光滑略具光泽,另一面较粗糙。粉末橙色。质硬,性脆;无臭;遇光颜色逐渐变深。拨毒,除脓,去腐,生肌。用于痈疽疔疮,梅毒下疳,一切恶疮,肉暗紫黑,腐肉不去,窦道瘘管,脓水淋漓,久不收口。

注意本品有剧毒,如若使用请严遵医嘱!

【红粉的功效与作用】

红粉的功效:

【炮制】 原品入药。用时置乳钵内,加水少许,飞至极细,晒干,碾细。
饮片性状:为橙红色片状结晶或极细粉末,其余参见“药材鉴别”项。贮干燥容器内,置阴凉干燥处,遮光,密闭,专库保存。遇强光及高热则变黑色,成剧毒品。

【性味】 辛;热;有大毒

【功能主治】 拔毒提脓;祛腐生肌;燥湿杀虫。主痈疽疔疮;梅毒下疳;瘿瘤瘰疬;一切恶疮肉暗紫黑;疮口坚硬;腐肉不去;窦道瘘管;脓水淋滔;久不收口;湿疮;疥癣。

【用法用量】 外用:适量,研极细末,单用,或与其他药配成散剂,或制成药捻插入疮口。

红粉的作用

1.抗菌作用:红粉浓度6×l0(-5)在体外对常见化脓性细菌,如金黄色葡萄球菌、大肠杆菌有很强的杀菌作用,其杀菌效力比石炭酸大100倍以上。但由于红粉的配伍及炼制方法不完全相同,因此,在药物成分、杀菌力和疗效上也有差别。

2.促进创口愈合:术后切口感染,创面用生理盐水棉球清拭干净,撒上一层薄薄的红粉,以灭菌敷料覆盖。待脓液减少,肉芽新生时,改用生理盐水纱条。与单纯使用利凡诺纱条的手术切口感染病例作比较,创口提前愈合,疗效有显着差异。

3.体内过程:切掉大白鼠全层皮肤的2cm×2cm创面上撒布红粉干粉4小时后,血、脑、肝、肾等组织含汞量明显升高,内脏组织的含汞量随给药剂量增加而递增,以肾含汞量最多,其次为肝、血、脑。与对照组有显着性差异。

4.毒性:红粉混悬液小鼠灌胃半数致死量为120.98±1.71mg/kg,属中等毒性药物。另有报告小鼠灌服氧化汞的半数致死量为22mg/kg,大鼠为18mg/kg。粗制氧化汞对人的致死量为1-1.5g,氧化汞人致死量为0.1-0.7g。

【红粉临床应用】

1.九一散:石膏(煅)900g,红粉(水飞)100g。以上二味,分别研成极细粉,配研,过绢筛(不得用金属筛),混匀,即得。该品为浅橙色或浅粉红色细腻粉末。用硫氰酸铵液(0.1mol/L)滴定,含红粉按HgO计算,应为9.0%-11.0%。功能提脓,拔毒,去腐,生肌。用于疮疡痈疽溃后,脓腐未尽,或已渐生新肉的疮口。外用。取该品适量均匀地撒在患处,对深部疮口及瘘管,可用含该品的纸捻插入,疮口表面均用油膏或敷料盖贴。每日换药1次,或遵医嘱。凡肌薄无肉处不能化脓,或仅有稠水者忌用。(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》1985年)

2.九一提毒散:石膏(煅)90g,红粉(水飞)10g,冰片5g。以上三味,分别研成极细粉,红粉与石膏配研,混匀。再与冰片配研,过筛,混匀,即得。该品为粉红色粉末;有冰片香气,味辛凉。取该品少许进行升华,升华物呈无色片状晶体;该品加水振摇后,在试管底部出现砖红色沉淀,加稀盐酸溶解,加氢氧化钠试液生成黄色沉淀;该品加稀盐酸溶解,用氨水调至中性或碱性,加草酸铵试液即产生白色沉淀。功能化腐生肌。用于疮疖肿痛,流脓流水,疮面溃烂,久不收口。外用,撤于患处。凡肌薄无肉处不能化脓或仅有稠水者忌用。(《辽宁省药品标准》1987年)

3.提脓散:红粉600g,冰片20g,轻粉200g。以上三味,轻粉与红粉粉碎成极细粉;将冰片研细,与上述粉末配研,过筛,混匀,即得。该品为棕黄色的粉末;具冰片的香气。取该品加稀盐酸振摇使红粉溶解,滤过,滤液显汞盐的鉴别反应;另取该品加无水碳酸钠,混合后,置干燥试管中,加热,即分解析出金属汞凝聚在试管壁上,管中遗留的残渣加稀硝酸溶解后,滤过,滤液滴加硝酸银试液,即发生乳白色凝乳状沉淀;该品以容量沉淀法测定含红粉按HgO计算,应为68.5%-75.0%。功能提脓、化腐、生肌。用于痈疽疮疡,肿毒溃烂,久不收口。外用适量,撒布患处。该品有毒,不可内服。(《湖北省药品标准》1980年)

4.外用红汞药:净红粉1000g,冰片300g,麝香15g,银珠20g。取上药混合研细,过筛,即得。用于疮疡溃后,坚硬紫黑。外用,洗净疮口,视患处大小,酌药量,薄撒贴膏。(《全国中药成药处方集》)

【红粉的禁忌】

本品有毒,不可内服。外用亦不宜大量持久使用。口眼附近及乳头脐中等部位不宜用。疮面过大时亦不宜用,以防中毒。撒于疮面,须薄匀,否则引起疼痛。《疡科纲要》:“湿疮有水无脓及顽症恶肉不脱,或起缸口,或黑腐粘韧,久溃败疡,则别有应用药末,非此可愈。凡溃疡近口近目处弗用,乳头脐中、阴下疳弗用。”

【红粉名家论述】

1.论红粉用陈久者良:赵濂:“三仙丹,新者性燥,用于提脓散内,则有痛蚀肌之虞;用于长肉方中则无毒尽肌生之效。须得陈去三十年者,燥性转平,始堪入药。”(《医门补要》)

2.论红粉用后痛与不痛,在于炼制得法,研必极细,不可重用:张山雷:“俗谓陈久不痛,新炼者则痛,殊不尽然。颐尝以新炼之丹试用,亦未作痛,但研必极细,用时止用新棉花蘸此药末,轻轻弹上薄贴,止见薄薄深黄色已足,如多用之则痛矣。门外人见之,必谓吝惜药末,不肯重用,而不知此丹力量甚厚,必不可多乎。”“火候不佳,药力不及,功用必有不逮,市肆中有炼成者,尝试用之,病者皆嫌作痛,而自制者则不痛,此必有故。”(《疡科纲要》)

中草药大全网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